绝妙好词论坛 (www.toppoem.cn)互动区|▒ 鹤冲天 ▒| → [原创]《徐晋如〈缀石轩诗话〉评点》(一)


  共有530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原创]《徐晋如〈缀石轩诗话〉评点》(一)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于永森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8 积分:16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6-6 9:04:49
[原创]《徐晋如〈缀石轩诗话〉评点》(一)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6 9:19:12

敬告:为方便交流批评,特将此稿公诸网上,如有转帖者,请注明原作者其可矣,亦庶不负点滴之心血也!



《缀石轩诗话》评点


红禅室主人于永森撰




余偶于网上见徐晋如氏之《二十世纪旧诗史》,而见其自评云:“《缀石轩诗话》,这篇诗话是在王国维《人间词话》发表以后最重要的古典诗词研究著作,作者建构起以生命为核心的诗学理论体系,彻底颠覆了温柔敦厚的诗教传统。”谔然而惊之者久之,若然如此,是与我同思致力者也,余十数年来用心于突破意境理论之范围而提出“神味”说,而以“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出王静安之“无我之境”之上,以《红禅室诗词丛话》、《金庸说部研究论稿》、《红禅室曲话》三书为其经营而庞大其体系,已见于《论聂绀弩诗》一文矣。细观其诗词,亦足以为出色者,然谓之出意境之上则不可也,其所创之静安诗社总之有云:“它的主要创作成员不再像绀弩体那样,把现代性——理性、反思、诘问作为诗歌的主体精神,而是重新开始审视‘诗缘情以绮靡’这一古老的命题。情感是诗歌唯一的内容这一观念重新受到重视。在语言风格上,静安诗词社推崇古雅、深邃,而力图超离口语的束缚,完成诗歌语言陌生化的任务。社会现象不可能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惟有作为独特自我的创作主体在当下切实的感受才是他们所关怀并为之吟哦的。”又徐晋如自云:“他坚持认为,文学最核心的东西是关怀,对包括自身在内的宇宙人生的终极关怀。诗歌是他献给自己——不自由的个体的唯一慰藉,也表达了他对于生存状态的更大自由度的的认识与向往。”“早年徐晋如醉心于绀弩体,并曾刻意模仿郁达夫的创作风格。但是他后来逐渐认识到,他的人生态度过于严肃,是不适合绀弩体那样的俳谐气质的,而对于郁达夫的追慕则更多地带有情感的色彩。”又其成员容若“认为古典诗词的终极之美是温柔敦厚,诗歌需要的是一种感觉,现代人完全可能进入古人所欣赏的意境,获得并发展意境。”


夫“诗缘情以绮靡”本为“诗言志”之偏至,而温柔敦厚之所依托者也,欲反温柔敦厚而以“诗缘情以绮靡”为旨,余结舌者亦久之!而“诗言志”者,初非排斥情者也!若“推崇古雅、深邃,而力图超离口语的束缚,完成诗歌语言陌生化的任务”,则一可以见着重在格调上用力,而古雅之格调又如何不与意境之中之温柔敦厚相关系也,观徐氏《缀石轩诗话》中之论,知其甚不以豪放之美为然,而不知放之美之佳,则又如何可以突破温柔敦厚也!一则以口语为束缚及陌生化之用心,则见其用力于雅文学之心昭然若揭也,而于世俗之精神情味不能有见而表现之,而欣赏之,是失于文学最为根本之源泉者矣,故云“社会现象不可能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惟有作为独特自我的创作主体在当下切实的感受才是他们所关怀并为之吟哦的”,此种之境界,是为远离世俗之境界,又何可以至于大我之境界者邪!而所谓“建构起以生命为核心的诗学理论体系”者,不过近年来生命美学之余响,生命美学尚未尽善尽美而大受西学之影响,以此为吾国诗学之颠覆之力量,岂非笑谈!又徐氏其人,自云“像‘天日盍亡及汝亡,诺亚方舟不住将!’(《今夏大暑闻自元大都以来未有若是之高温者》)这样的句子,只有他那样英风侠慨的人才写得出来。”高调固非瑕疵,而论之大言不惭,真使人叹为异观者也!推究徐氏之诗学,既不足以继《人间词话》之后,又不足以超越钱钟书《谈艺录》之深细精妙——虽然钱氏并未出己说是其中用之处也,而其诗识,又囿于诗词之分而未见其大诗学之境界,乌足以颠覆传统诗学哉!盖其初以聂绀弩诗为向,是惊异而膜拜之也,既久而觉非是适合于己者而转向,虽为智计,却见得其于近代以来作旧诗而唯一能出意境理论范围之外之聂诗,未能兼其佳处,则其欲颠覆温柔敦厚之传统或可以,而颠覆意境理论而进之则不能也。若如此,则仍在意境之范围内作为,其未可以颠覆传统诗学之意蕴亦可知矣!徐氏云欲于其文学中实践其理论,而今见其诗词,不过仍大是文人之诗之格调而有诗人之本色,而诗人本色者,不过能入一步,则其为不能出之境界亦甚明矣。
徐氏之论若是,早有驳之者,如程滨《读〈缀石轩诗话〉札记》,并附录于后。余惊奇之余,一日而阅《缀石轩诗话》毕而作评点,以为实为名过其实之尤者,其论虽有核心之意贯穿于中,而体系之理实未若《人间词话》,亦去拙说远甚,盖思不足也。因附录拙说“神味”一旨之要点于后,以利两相比较云。徐氏其人,网上声名颇有狼藉之点,而于大是大非厥有所失,余知其人也未深,此则但论其诗学而已,他者非我之所能及也。



正文:
亥年残冬,蓝师棣之嘱予代撰《二十世纪诗歌史》诗词部分。受命之后,终日乾乾。都计四万余言,阅三载乃毕其功。其犹有未尽之言,则随掇纸什,拉杂书之,自去岁春暮以迄今日,遂渐蓄积。尝思诗话一体,向为吾国文艺批评之大宗,西学东渐以来,虽稍抑其势,尙有王静安《人间词话》、顾羡季《驼庵诗话》、吴世昌《词林新话》之清音缭绕。其自成体系之处,何尝输与现代学术文体哉?于焉因古人之通例,援斋号名之曰《缀石轩诗话》。予于唐宋名篇,多不寓目,而独喜近代以来诗词。故诗话之范畴亦坐此。予之论诗,不重词采,仅重生命,世之知我罪我,并在于斯。
   庚辰初夏,徐晋如于都门

谭复生《莽苍苍斋诗集》天才卓荦,远超群侪,一言以蔽之,在明乎诗源。夫诗源者何?生机也,元胎也,闻一多所谓有诗骨者也。“与其死于蜮,孰若死于虎”(《鹦鹉洲吊弥正平》)、“短衣长剑入秦去,乱峰汹涌森如戈”(《秦岭》),并具及汝偕亡之慨,乡愿人宁有此哉?
于:所谓生机也元胎也,仅是物之境界而非人之境界,故多有物之生机而少人世间之情味。

予所赏稼轩者,彼词场之诗人耳。但就情感而言,予深推服其“绿树听鹈鴂”,悲凉激越,一挽颓唐风致,然以夫临于理想论,终不若“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沉着。此真大慈悲、大愿心,殊觉诗家说禅,太多乔张致。世但赏其前阕“少年不识愁滋味”,信乎众庶之滔滔,难与言也。清季以还,独任公“愿替众生病,稽首礼维摩”境界差似。
于:此论是未知稼轩佳处之所在,而以非其最佳之境界为最佳处也!徒以悲凉激越目之而论之以理想,尤是失处。以任公比稼轩,任公自是非凡,奈与稼轩绝不类何!

沧趣楼集《次韵逊敏斋主人落花四首》“返生香岂人间有,除奏通明问碧翁”一联足压终卷。翻嫌“委蜕大难求净土,伤心最是近高楼”太露形容。
于:皆非甚佳。



王静安先生早年负意气太甚,后乃悔之。壮岁颇喜倚声,尝自矜其词,谓可与北宋诸家相亚。顾不知有宋一朝,自南渡后乐府方臻大雅。静安只说一个天然——“除却天然,欲赠浑无语”,不知人工之可以夺造化也。
于:此却是静安短处,如《人间词乙稿序》云“南宋之有意境者,唯一稼轩,然亦若不欲以意境胜”,即未知稼轩最佳处之征也。至于人工之夺造化,夺之一语乃即是臻于之境界,岂真以为人工可到造化之上者邪?辞气推究未到,为此之误也。



王国维五古诸作,睥睨千古,当时亦允称独步。《冬夜读山海经感赋》:“兵祸肇蚩尤,本出庶人雄。肆其贪饕心,造作兵与戎。帝受玄女符,始筑肩髀封。龙驾俄上仙,颛顼方童蒙。康回怒争帝,立号为共工。首触天柱折,乃与西北通。坐令赤县民,当彼不周风。尔臣何人号相繇,蛇身九首食九州。蠚草则死蠚木枯,呜尼万里成泽湖。神禹杀之,其血腥臭不可以生五谷,湮之三仞土三菹。峨峨群帝台,南瞰昆仑虚。伟哉万世功,微禹吾其鱼。黄帝治涿鹿,共工处幽都。古来朔易地,中土同膏腴。如何君与民,仍世恣毒痡?帝降洪水一荡涤,千年刚卤地无肤。唐尧乃嗟咨,南就冀州居。所以禹任士,不及幽并区。吁嗟乎,敦薨之海涸不波,乐池灰比昆池多,高岸为谷谷为阿,将由人事匪有它。断鳌炼石今则那,奈汝共工相繇何!”格调高古,体制俨然,一种清癯刚健之态,眞可压倒渊明。颐和园诸词声价重于清翰,不过如《长生殿》、《桃花扇》,虽蒙盛誉,要非词场本色。盖王词欲效梅村,究逊梅村十分之风流。观堂中年穷治元曲,而绝不涉足歌场,大抵生性不能秾艳,学力亦难致之。
于:静安自有秾艳处,是未见到耳。格调高古,非是诗中最高境界。余虽不以陶诗为诗中最高境界,然亦不以静安压倒渊明之论为然也。评《长生殿》、《桃花扇》非词场本色,则是。



鲁迅先生诗作不衫不履,自有无限风流蕴藉。一枝清采,莲蓬人咏,并可想见为人。翻空妙手,不仅《亥年残秋偶作》而已。
于:“不衫不履”是,“风流蕴藉”却非其面目。


鲁迅《赠人》二首:“旱云如火扑晴江”、“但见奔星劲有声”,《文镜密府论》所谓“飞动体”也。其生命力磅礴两戒之外,充塞天地之间,绵绵然,汩汩然,而无陵人之势,沛然广大之中,尙具一种醇和温润之意。此盖亦无它,惟追求自由理想,故能臻此。毛郎悍霸,只是放纵权力,故每有横空出世、背负青天之妄想,岂诗中之能品耶?
于:鲁迅诗琢字甚甚,突出一点而乏通体流动之势,一若钱钟书《谈艺录》言李长吉诗之固体而具流性者,然尚在长吉之上而无笨色之笔。润之则重通体之流动而以气魄胜,岂迅可能比邪?“悍霸”一语,尤见未入润之诗词之真境界。



元轻白俗,宜罹方家之讥。然元自有情真处,白亦有雅致处,以视当今诗人,不啻霄壤。古今之辨,不但情志耳。“小康奔向大康门”,足可令泥人失笑,评论家尙谓为服务工农兵。
于:评二氏到得。



绀弩体如麻辣烫,入口尙佳,但无余甘,是其短处。
于:聂诗佳者虽少,然其中最佳者,却是近代以来为古体诗者唯一能脱出意境之牢笼者,此论实未见得聂诗之佳处,其诗余味乃自形式中奇巧之对中来,乃自思想精神之意态中来,尚可以见之也?麻辣烫之喻,未若大杂脍也,诸味俱全,可以无回味邪?徐氏《二十世纪旧诗史》云聂“远远不如高旅”,自精神境界上言之,聂绀弩自不能入于最高境界,然在综合素质上,则高未若聂多矣,以其作之境界艺术性远未若也。(徐氏亦云“高旅是那个时代站得最高、看得最远的知识分子,他的诗以理性见长,在审美的维度上稍嫌薄弱。”)



沈则不浮,郁则不薄,古人先我得之。今读散宜生集,就中得失,体会尤深。程千帆谓聂氏“滑稽亦自伟”,是何语邪?但滑稽便不自伟。优孟师涓,不闻兼于一人。
于:此论更见未见得聂诗之佳处也。程氏之评,可谓有见,伟也者,内在之人格境界、思想境界、精神境界也,滑稽则外在之形式也,两者之合又何碍哉!可见于“杂”之一义,未能深会,而不知诗词至于“杂”之境界,而后能臻于伟美之境界也!



北荒诸草,托体稍卑,而语多俚俗。乃今人谓为奇巧处,卽是其穿凿处。因知南明以《燕子笺》祀天,尙有可恕之道。
于:此论又见得未知俗之精神之佳处。



南社群公诗,要以黄晦闻节先生称首。“错被美人回靥看,不如漂泊满江南”,望帝春心,引人泣下。虽曰变雅,不啻黄钟。
于:却是好句。



苏曼殊句意清浅,但不碍其情真。曼殊清浅处,便是旁人不能到处。天真烂漫,今谁存者?
于:苏氏以风调胜,徐氏诗词近之,故能赏会之。



夫诗不于不可不为之时呻吟而出,终无足称焉。棣之师所谓“一切文学经典都是有病呻吟”者也。柳亚子太熟于诗,直是用韵语说话,故吾先无取焉尔。
于:柳氏诗能入而不能出者也,此与有病呻吟,并无矛盾。



柳亚子诗非不豪壮,一发无余,只少无穷蕴藉。


于:蕴藉与豪放,初非能为矛盾也。不知此义,如何超越意境!



同光体制,实开汉诗近代化之先声。
于:气味格调,同光体皆是僵化,如何开得?必也自境界气象者乎!



乐府灭然后诗兴。故知宗宋者生,宗唐者死。


于:乐府之美,若自形式上言之,则非诗词体制之完美者,故有唐诗。唐诗之趋于形式上之僵化,与其致于巅峰状态之成就俱,故吾人须超越其形式之僵化,而又有宋词元曲也。若其内容之成就,则不可超越矣!若反唐诗而尊宋,不如以词曲言之,若不分其中细致曲折而笼统以乐府非唐诗之境界,是太偏者也矣!



画工者诗即不工。绘者冀出尘,诗家重入世。如苏曼殊者尙罹诗不如画之讥,郁达夫可谓知言。
于:此论却是高见,非一般人所可会也!其中细处,于此亦不能大言之,余已有多论于是,故略。

杨云史圻自叙行状,谓“我少年时,闻有诗人我者,则色然怒,今闻之则欣然喜。”余自去秋以来,渐了此意境。
于:此却是诗人入门工夫。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如梦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360 积分:1763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2-26 20:35:03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7 10:32:23

似乎没有贴完,继续啊~~~



如梦出江淮,绝妙好词细剪裁。寄语新朋与旧友:闲也须来!忙也须来!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扁舟载酒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论坛游民 帖子:7 积分:11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5-30 18:34:37
  发帖心情 Post By:2006-6-7 22:26:20

在书上看过,但是,也没看完~~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原创]《徐晋如〈缀石轩诗话〉评点》(一)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