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妙好词论坛 (www.toppoem.cn)互动区|▒ 一斛珠 ▒| → 纪念潘朝业先生


  共有302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纪念潘朝业先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水村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90 积分:10675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06-3-1 0:10:43
纪念潘朝业先生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5-26 21:35:51

 

 


舒蕪去世那几天忽然想起要为潘朝业先生写篇纪念文章。
    我认识潘先生大约是75、76年。那时我在一家小厂作机修工,因为厂里试制新产品要些木架子,有人介绍他来做零工,他在车间一角锯锯刨刨。年纪蛮老,还很精神,那手指像刺竹节,想是马武得久了,但怎么看都不像个木工师傅,休息时我和他蹲在木工凳上聊天。


    说上几句便知道他是个文人,就有点相惜起来。那时批周公孔子,报纸上常登些梁效摆古的狗屁文章,我们常常拿来取笑。我看出他博古通今,是我平生遇到第一位有学问的长者。俗尘中竟有此等高人,令我欷嘘不已。


    完工了他送我一首诗,我也回赠一首,现在只记得一联:


    铁锯霏霏聆玉屑,风尘黯黯识文章。


    潘老住在文笔路,以后我常到他家玩。慢慢得知他原是中学教师,有一次他从前的学生也在座,说起潘老师当年在课堂上仪表堂堂,很有学者风度。弄得潘老露出缺牙,凄凄一笑。


    当年学习苏联老大哥,学校工厂都要跳交际舞,号召青年人穿乌克兰花衬衣,我记得横腰有一条缩筋带,挺时髦的。潘老不肯跳,他说:“男女授受不亲,老师搂在一起,成何体统!”当然他更不会穿花衬衣了。上面就随便安个莫须有罪名,把他打为胡风分子,送到来宾古瓦农场。


    刚去时说是办学习班,有工资的,不久宣布是劳改了。每天砍柴割草种田烧石灰,潘妈见他还不回,心烦去问鬼,仙婆说:“没有这么快咧,门口有两个人拿枪守稳。”家中儿女读书就业都成问题,可怜他大女儿车些妈妈装帮养家糊口,一直到年纪很大了才敢成家。


    一去八年,他到农场只带得一部连史纸的《文选》,等我看见时已经残破不全了。


    放回来适逢文革开始,当然没有职业,只好砍柴割草卖,有时做木工,挑了斧头刨子锯子去游乡串村混口饭吃。他对我说,有一家有张老八仙桌是酸枝木做的,缺了一个脚,要他补上,他打好榫头,丢下水里泡,三天后捞起来坼开里头还是干的。我搞机械知道紧配合的要求,木料能吗?直到现在我还有些疑心,呵呵。


    他报名去劳动联队挖土方,不挑的要锄、还要为七八个人上泥,细雨天,月刮畚箕粘巴巴的,供不上,有个女人婆就发火:“讲是读过大学的,上泥还比不得我们奶姥!”听了笑得我肚子卷,这真是《读书无用论》的铁证啊!


    文革结束,我自知家庭背景,此生功名无望,就出来码,自打鼓自扒船,倒也快活。我是搞机械的,一次碰到来宾一水站抽水机坏了,要修理。这水泵是沈阳出的,跑铜套,在北方清水河可以。红水河泥沙多,就不能用了,机器边放一大桶油,用机油和红河水打架,这还得了,但又不能停机。我把铜套换掉,设计两个轴承座,安上弹子。就可用了,这样连改了几台大水泵,影响很大,上报自治区,就在来宾开现场会。


当然我别的也搞。那时年轻有活力嘛。


    大约78年时,潘妈对我说:“老弟呀,老头子没有事做,喊他去你那里,给30块就得了。”


    于是他就来帮手,开始60块,已比工厂高得多,半年后和大家一样90块。空了就聊天。他文史地理易经都精通,我其间受益不少。虽不敢把他当做工仔用,但事实如此,今天想起来还是有愧于心。


    有一天,记得是夏天早上8点多钟,天很亮了。我同一个后生仔去工场,隔着三几十米,见里面有个老人穿件旧中山装,站在厅中央极像潘老。我们进去就做工了,已把那人忘记。隔了蛮久潘老才到,编织篮里装本《史记》。我问:你不是来过了吗?他说:哪有,我不是刚刚进门吗?那工场没有后门,后生仔不读书不看报,视力绝对1.5以上,又是我们两个人同时看见的哟。后来房主的仔告诉我,他死去的阿公就这样子。潘老于是又引经据典,说这种事是古已有的,书里记有六鷁退飞过宋都、载鬼一车呢。


    82年后,潘老得平反,记得余绍华来工场找他,讲了一下。余说:你当时脾气也太大。潘老说:脾气大就犯法吗?我在旁边说:更老了,平不平反无所谓啦。余不好意思,说有文件下来了。边说边走了。潘老得平反后他说过得了,就不再来帮手。


    从此他就在家看书写文章,他斗了一张小桌,天天一个人坐在厅上看书写字。从十多二十年前起,一条文笔路两边都是做生意或是租门面,他家厅上每月可租得2000块,他就不租;有人来求放个烟摊给几百块,他也不答应,就古板如此。


    他对我说过,以前想找人借一部《墨经》来看,在大码头做律师的翟秋鹗说:“柳州三百年没有读书人了,你去哪里找?”(翟秋鹗就是后来当过副市长的翟念劬先生,翟富文先生大公子。回来宾做清明要吃四十个包生菜,绅士们忙说有名士风度。)他这话我没考证过,但当时听了,却颇为震动。


56年前在柳州管文史的就他们两人。


    潘老对柳宗元的文章也很有研究。比如《柳州山水近治可游者记》里头有:


浔水因是北而东尽大壁下,其壁曰龙壁,其下多秀石可砚。


尽大壁下。潘云:尽,止也。


雷山两崖皆东西,雷水出焉。


潘云:雷山两崖皆东面。面,向也。


祷用俎鱼豆彘脩形,糈稌阴酒,虔则应。


潘断云:祷用俎鱼,豆彘脩,形糈、稌(柳文“米余”)酒,阴虔则应。


注:俎:祭享时用以载牲之器。


豆:古食肉器,木制有盖。


彘,豕也;,脯也。


刑:同,盛享之器。


糈:粮也,祭神米也。


(柳文“米余”)酒:糯米酒。


阴虔则应:暗中诚心祷告就有灵验。


    当今研柳者未见谁能这样说。


    潘老研究柳文已写成厚厚一本书,但开研讨会不见请他去,想是太狠易招人忌,古今如出一辙。


    这会我开过一次,有个山西人说原先不知道柳州在什么地方。有个人在留言簿上题: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集唐人诗句


    真教人哭笑不得。


    潘先生的诗文本可结集付梓,至于经费问题,租几年门面就用不完,也不能算俗啊,他就不印。我想自己的东西整理、校对、增删,要别人或子孙来做到底不理想。缘于此,拙作《兰谷吹箫集》尽管丑陋,还是自己编辑印成,并且摆在书店架上了。


     潘朝业先生已于1998年逝世,当时我们把纪念他的诗文订为一册,名曰《推风录》取颜延之《陶徵士诔》“世霸虚礼,州壤推风”之意。


     我写了两首诗来悼念他:


     哭乡前辈潘朝业先生


祗今宿老垂垂尽,独向衡门哭此翁。学问本来无大用,


人生难得是奇穷。连宵风雨孤灯暗,一室饥寒四壁空。


晚岁蒙恩又平反,蓬窗伫立背如弓。


 


一路雪风劲且哀,素车白马吊君来。睿音未远焦琴乱,


束脯难修绛帐颓。几卷文章留太息,四方坛坫仰鸿裁。


三杯酹尽郊原湿,酒量如何不放开?


    潘老的诗是很高妙的,《红河吟草》《当代遗才录》》《推风录》《柳州诗存》收有。人正则气壮,一往无前;学问熟则左右逢源,笔可生花。他生前已得到诗社各元老的美誉,信不诬也。


    得知“胡风反革命集团”使2100余人受到牵连,我不知道柳州的潘朝业先生统计在内否?


    另外舒芜原名叫方管是潘老最先告诉我的。


《推风录》成我写了首《浪淘沙》附于此:


春去幾時還,堤柳如煙。鳴榔漁艇過前川。誰把新詞搖膩綠,分付啼鵑。
此地憶年年,陌上花鈿,布袍竹杖自流連。爲恨素雲黃鶴去,寂寞江天。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如梦
  2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管理员 帖子:2360 积分:1763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6-2-26 20:35:0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9-24 21:10:33

敬重。


如梦出江淮,绝妙好词细剪裁。寄语新朋与旧友:闲也须来!忙也须来!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水村
  3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90 积分:10675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06-3-1 0:10:4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10-30 16:47:08

如梦我的视力不好,不能常上网了。
谢谢!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纪念潘朝业先生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