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妙好词论坛 (www.toppoem.cn)互动区|▒ 一斛珠 ▒| → 纪念车伯农先生


  共有288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纪念车伯农先生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水村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90 积分:10675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06-3-1 0:10:43
纪念车伯农先生  发帖心情 Post By:2011-12-25 19:12:42

 

    很多年前我是诗社编委之一,有次评稿中我读到车先生的诗,忍不住在纸尾写下:同邑不識此君,深感惭愧。李树松君见了,就去蚂拐岩请他来。黑黑瘦瘦的,是个十足农伯,精神还好,大家都忙着和他招呼。


    这样社长也安排他作编委,往后他和我话就多了。得知他是安徽凤阳人,走鬼子时夫妇流落到柳州,因为无亲无故又无门路,只好靠种菜为生。我听了为他抱屈,一个人不为世所知,而能淡定生活,这靠多深厚的学养啊。他生于士人家庭,但是后来别人告诉我,当时公社大队就是不信,派人去查了很多次,都不查出什麽。那边读书人不少,一有文化就是官僚地主,也见可笑。


    他小时读书很用功。他说他们那里冬天很冷,早上起来他把脚泡进热水盆里读书,有一次水面结冰了还不知道。我见他很有学问,于左传尤精,便常常到他家请教。他有间房子小小的,当然很偏避。他有很多书,他说儿子认得一个收买佬,大凡有繁体的、直行的、连史纸的都送过来,照称就得了。我还见他桌子上还有不少精装古籍,比如随园诗话、吴梅村集、昭明文选等,他见我惊奇,便说他每月有三十块退休金,做不了什麽,拿来买书算了。


    他和潘朝业先生也讲得来,我搞得酒菜常请他们来聚。潘老喝了酒话滔滔不绝,脾气也很刚犟,总要维护自己的观点;车老则心平气静,说得不多,不过话很精辟,有时不分上下,我就一人敬半杯酒熄火。


    他家中有老伴和一个小儿子,老伴说话难懂,人很客气笑哈哈的。车老说她家是本地旺族,她小时是不下绣楼的,辗转来到这里,几十年什麽都习惯了。


    车老正觉得事事差不多的时候,他老伴病了,也不是什麽奇难杂症,好像灯尽油干,就离开这人世了。


    车老沉默了很久,等再见时他递给我三首诗,我记得元缜写这题材也是三首。



                綿綿長恨 1994年12月23日


    一


房櫳寂寂掩斜暉,豈料一朝言笑違。鏡破重圓猶可望,


釵分再合已無期。黃泉露冷君先往,紫陌風淒我獨悲。


井臼艱辛成沒齒,傷心同出不同歸。


    二


鳳去巢空百感傷,未堪雙死愧鴛鴦。園間昧爽芟新茁,


房裏更闌檢舊箱。韋帶荊釵稱故里,文身斷髮寄他鄉。


阽危未改倡酬志,破壁寒篝引夢長。
    三


將雛挈婦到天涯,苗嶺瑤山歲月賒。尚憶伯鸞同德曜,


敢云徐淑對秦嘉。平時難得高舂坐,一旦虛憑下澤車。
待欲還鄉除夢寐,丹丘回首臥煙霞。


   
    为便于青年初学者阅读,我大胆注释一下。


第一首


一句:


快落山的太阳照着小屋,清冷寂静,我们住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


二句:


哪料到一下就成永诀,我再无人说笑无人答话,这是多麽难以接受的现实呀!


三句:


古人说破镜重圆还可做到。(陈朝乐昌公主与徐德言的故事)


四句:


人似钗分就不能团圆了。(长恨歌: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各分钿)


五句:


黄泉冰冷,你要为我先行探路了。


六句:


而我冬日在寒风中独受凄凉。


七句:


多年来我们汲井水舂谷米,一直辛勤到老。


八句:


当初我们一齐离开家乡,哪想到不能一齐回去呀!


第二首


一句:


凤鸟飞走留下空巢,令人伤心。


二句:


我们相亲一世,今天你走了,我未能效鸳鸯同生共死,真有愧啊!


三句:


想起每天清早我们在田间用镰刀割去新生的野草,


四句:


现在夜深了我独在房里捡点你的旧物。


五句:


时世艰难我们穿着寒素在家乡成亲,受到亲戚朋友的尊敬,


六句:


之后我和你入乡随俗,效人断发纹身,啊,人的一生会有这麽大的改变吗?


七句:


病危时你仍忘不了和我诗词唱和,


八句:


你终于走了,寒灯在旧墙壁留下影像,把我引入漫漫的梦境。


第三首


一句:


我带着女人提抱小孩走遍天涯,


二句:


来到这苗岭瑶山已经记不得多少年了。


三句:


我们像梁鸿和其妻一样举案齐眉,互相敬爱。


四句:


但是不敢比东汉的徐淑和秦嘉。秦嘉为小吏妻殁归来留下感人的诗篇。(见玉台新咏)


五句:


平时难得在太阳快落山时坐在檐前呱啦,


六句:


也难得坐牛车在湿地里徜徉,我还能再驾上短辕车,而旁边这座位虚了。


七句:


当年出门定想到一同回来,如今已成梦寐。


八句:


我睡在床上,想到我们所追求的不死之乡,或许就在遥远的烟霞处吧。


    车伯农先生一九九七年逝世,享年七十八岁。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纪念车伯农先生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