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妙好词论坛 (www.toppoem.cn)互动区|▒ 一斛珠 ▒| → 悼念一位女诗人


  共有91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悼念一位女诗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水村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690 积分:10675 威望:0 精华:4 注册:2006-3-1 0:10:43
悼念一位女诗人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2-17 11:16:46

 


十多年前,小儿离职到外地发展,留下一台电脑,我慢慢摸索,不几时竞能上网了。


那时网上已是群雄割据,狼烟四起,沒有投名状是难入伙的。我无熟人只好边看边写,不知道怕谁也不知道捧谁,合眼放步,以听造物之低昂而已。


隔不久我认识一位女诗人,她在留言版发讯给我:说她是《昆仑山论坛》管理员之一。也是《瑶池涟漪》的主编,叫我去玩玩,有兴投些稿。我去看了一下觉得还不错,于是每期给她发点稿,这么多年寄来的期刊已有一尺多高了。


有一年冬天,我去南方一个城市开诗会,她也去。见到他明眸皓齿,面如满月,双颊如花, 疑她有点西域人的基因。她很健谈,人家在台上发言,就和我在下面说话。她问我你去过西北吗?我说没有。她说你这种天气去我们那里,保管好玩。昆仑山冰天雪地,池水凝绿,穹窿宽大华美,这是西王母宴请神仙的地方,你知道周穆王都驾着八骏赶去。我说我怕冷。她说我帮你找件皮大衣,穿上两条毛线裤,穿上皮靴,戴上皮帽就不冷啦,我还是怕,婉谢了,开完会她一个人飞回去。


又隔了几年,江南有个城市开研讨会,甲方有钱,往返车费都包了,我当然去。她也到场。休息时来找我聊天,兴致很好。她说那年邀你去昆仑山你不去,再也没机会了,你看现在是秋天,没有什么看头。我见有个小子,守在她旁边,寒暄几句都走了。


不久,见她发了几首诗在网上,还附有一张照片,短袖裙子,我们分手还不够一年嘛,见她眉宇间暗藏隐忧,我心想完了!


盖她微胖,容易发生或诱发心脏病。如为情所累,必死无疑!什么灵丹妙药都没有用。唉千金之躯,輕毁于一旦,可叹呀!你就不知道饥附饱飏的道理!我不能劝戒她,不能对她的亲人说,也不能让所有的人知道, 只能默默的沤在肚里。让上天保佑她吧!


不久,訃告出来了,我写了一首吊诗,其中称她什么大事都包揽,连杂碎都过问,操心过度,而使英年早逝,实令人痛心。这样写可能使有些人恼火,追悼会什么的都不告诉我。还是该市一位宣传部干事,帮整遗物的时候,见了我的稿子,就照信封地址寄来纪念册。唉,还有什么说呢,你好好去作西王母的香案吏吧,那里没有忧伤,没有污浊,,没有小人,没有骗子,正要一片洁白的胸怀,以皈依终古的遐思!


过年前我写了一首诗来悼念她:


推琴


推琴莫赋凤求凰,


往事凄迷梦一场。


碧海月明登宝筏,


赤城雪夜沐天香。


珠盘不定怜毛遂,


花架遥遮画贾蔷。


今日可堪重省识,


溯游知在水中央。


 


把琴推开,我不要听这首凤求凰。


(凤求凰是是司马相如撩卓文君的琴曲)


这几年的事使人伤心使人胡涂,真像一场梦。


她有诗人的气质,倾动流辈:


曾在月明之夜登上小艇在海中浪游


又在严冬夜净在天台山沐浴梅花的香气。


捧珠盘而不定是庾信哀江南赋的句子,唉毛遂啊!


龄官用金簪在地下左一笔右一笔画“蔷”字,,下雨了也不知避开,


那小子有多好呀?


到了今天什么都水流花谢不堪重忆了。                                                                                                                                             芦苇茫茫,我顺着天何去找她。


忽隐忽现,好像她藏在水中央。


 


记得她网名叫飞天。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4-2-17 11:51:58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悼念一位女诗人








签名